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静处闲看

一个三味老头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说我不笨我反而越来越笨,说我笨我还能有一丁点灵,说我保守我还有点开放 , 说我开放我还大部保守。 一生就做三件事:当学生带学生,当兵带兵,玩。 农民的儿子,有点土腥味儿,转业军人,存点火药味儿,稀年学格律,染点韵味儿。一个“三味老头”。

网易考拉推荐

【魂系军营】我是部队的剃头匠  

2010-02-21 07:50:59|  分类: 回忆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扎营军马场---《我是部队的剃头匠》 - a13952159139 - 静处闲看--老卢的博客
    我小时候住的村庄没有理发店。邻村有位师傅经常挑着一头是木碳炉子一头是椅子和工具的担子到我村来剃头,不论大人小孩一律收费一千元(一角钱),一天能挣一两万(一两元)。没有人呼他的名字,都叫他“剃头匠”。

扎营军马场---《我是部队的剃头匠》 - a13952159139 - 静处闲看--老卢的博客
    我家东院住本家大侄子卢振X,年龄长我30多岁,人很传统,厚道热情,因我属卢家有文化的人,很受他的喜欢。每逢过年他给大奶奶(我娘)磕头时总是要给小叔(我)磕一个。1962年我高中毕业回家种地时,邻村的“剃头匠”不知道什么缘故不来我村剃头了。村口大树下经常见到大侄子给人剃头,原来他自学剃头技术为乡亲们服务。他的技艺很高,还有一手绝活---给自己剃头,我觉得很好玩老是去看。他见我对剃头感兴趣,就把剃头要领及磨刀技术传授给了我,后来我就能与他一起给人剃头了。入伍时我还带一把剃刀到部队自己刮胡子用。

扎营军马场---《我是部队的剃头匠》 - a13952159139 - 静处闲看--老卢的博客
    1963年5月,一连在深入学习《雷锋日记》后,指导员要求各排成立学雷锋小组,排长王XX(山东人,65年是我入党介绍人)给我说:“我看你能用剃刀刮胡子,你牵头成立个学雷锋理发小组吧。”我说:“我能剃头,不会理发呀!”“你开什么玩笑,剃头不就是理发吗?”“剃头是用刀子刮头皮,理发是用推子剪头发,不是一回事。”“反正都是头上的活,你在班里挑两个助手你为组长,我叫九班副给你当后台,就这样定了,我给连里备案去。”没过几天他就给我拿来一套从张家口买来的理发工具。我动员了王XX刘XX参加,三排“学雷锋理发小组”诞生了。
    连队的战士是不准留长发的,超过二指长就必须剪掉,不然就是违反军容风纪的规定,挨批评还影响评“五好战士”,所有战士都是平头。班副要我从九班开始营业,正好何XX头发长先给他剪。我以为平头好剪,照理发师的样子左手拿梳子,右手拿推子一捏一捏推子就波浪式前进了(后来知道是手腕没挺住),上部头发该留的没留,一片长一片短。何XX觉得有点不对劲,掏出小镜子一照就大声喊了起来:“啊!你故意给我捣蛋呀,你们看我落后就合伙整我!”我想这下坏了,捅蚂蜂窝啦,连说对不起,“你别吵吵好不好,头已经理成这样了我又不能赔你,我才开张,你不能砸我的摊子,以后我还为你多做好事呢。再说,你的头发很黄,头皮屑多平时也懒得洗头,不如我给你剃个光头洗脸时就擦头,新长的头发就变黑了,我保证给你剃好”“全连就我一个光头,我不干,你要是能把咱班都剃光头我就剃。”我心想你小子要我剃全班的光头,出难题那!一时间我的“烈马”劲又上来了,给他“吹”吧,反正吹不好还有班副给我收场:“那咱俩打个赌,条件是我给咱班剃11个光头(班长我不敢剃)你以后不压床板”“我还得加两条,你剃不到11个光头我的岗由你站,以后叫你‘长毛’(女人)”。他还得寸进尺呢,我只有一半胜算,又不得不赌,就拉了钓。我叫王XX打来热水给何洗了头,拿起剃刀在刀布上擦了几下,刷刷刷很快就剃好了,又光又亮。
    这是个星期天,班长学骑马去了,副班长孙XX(62年兵,在班里比班长威望还高,我与他关系密切,64年班长复员他当班长我是副班长)服从排长的命令给我当后台也随我们活动,目睹了我与何打赌的全过程,见我已把他拉下水,也只好与我一起蹚了,就说“何XX,你看我也剃光头!”啊!副班长支持我了真够哥们,我真想抱他一下。给班副剃完后,我就开始磨剃刀,他用这时间给战士做工作,磨好刀早有人等着我了,很快又剃了八个。轮到我了,没有人会用剃刀只好让我的助手王XX给我用推子剪光头(当时很后悔没跟大侄子学会给自己剃头的本事,不然这时能露一手)推好后我坐在凳子上盘腿双手合十,口念“啊弥陀佛”。别人以为我是在念经,实际是在庆祝胜利!
    何XX从那以后没再压床板,也愿与我接近了。指导员得知此事后没批评没表扬但给了我一个笑,显然对我用不正规的方法收到了积极的效果是赞成的,还改了他上课脱帽的规定,可能是在保护我们的光头吧。
    我们的和尚头很快被全连战士传开了,“九班”的称呼变为“和尚班”,我成了“大和尚”。不论叫我“剃头匠”还是“大和尚”我都答应,那可是战友们送我的“荣誉称号”。我的生意兴隆起来,连里的“和尚”在不断增多。
    经不断摸索不断实践我的剃头理发技术也不断提高。65年到贵州我还废物利用用头发当炸药炸石头呢。75年到军校给学员理发又学会了理分头。
    1986年我转业到徐州卫校后,还经常给学生理发,也剃过几个“难缠头”“剌儿头”,有人说现在的人头难剃,我倒没觉得有多难。退休后就没人让我剃头了。
    前天我又擦了擦从部队带回来的理发工具。网友们如到徐州来,愿意的话,我这部队的义务剃头匠愿为你服务(剃头,理发,刮胡子都行,不会“吹”哟),保准能让你出来旧貌,回去新容!
                     扎营军马场---《我是部队的剃头匠》 - a13952159139 - 静处闲看--老卢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